您的位置:霍家小說 > 都市言情 > 閃婚厚愛:陸少寵妻無下限 > 第一千零二章誰敢欺負他的人

第一千零二章誰敢欺負他的人

作品:閃婚厚愛:陸少寵妻無下限 作者:金羈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nbsp;   ..,

    “知道了,不說了,車來了。”她掐斷電話,跳上公交車往家里趕。

    到家后她幾乎是拼命的趕著時間,半個小時她得好好的打扮一番,然后去幫薛林應付那個她那催嫁的媽安排的對象。她一邊自顧自的打扮著,一邊不停的抱怨:“這個薛林也真是的,自己不知道去,老讓我干這種吃力沒錢賺的事。”

    樓下的管家聽見她房間的動靜,跑過來看了看,“上官小姐,你什么回來的,我都沒留意。”

    她轉過頭來,管家被她那嚇死活人的妝容嚇了一跳,“上官小姐,你這是。”

    她回頭看看鏡子里自己那甚是夸張的臉,不好意思的沖著管家笑:“是有點夸張啊”然后又自顧自的擦了好幾下。

    上官云幾乎是踩著點到的那家小餐廳,到時剛好晚上八點半,可是對方似乎也不太積極,遲了差不多十五分鐘。在相親會上遲到十五分鐘,一般另一方都可以理直氣壯的走人。

    趕來時太急,出了些汗,她擦了把汗,有些喘的把準備在餐桌上的白水喝了個見底,她暗自想著這家餐廳還是蠻人性的,不管是有沒有人的餐桌都準備著白水。

    見到她,服務小姐迎面走來,原本笑得燦爛的臉在看到上官云那一刻略略僵了一秒,但她有很好的反應能力,“小姐,不好意思,您坐的這桌已經被客人預定了。”

    上官云四周望了望,也沒什么空位,問:“是不是有位姓陸的先生在這定了位置?”

    “陸先生?”服務小姐想了想回:“我去查查。”

    不一會兒,服務小姐走過來,向她欠了欠身:“陸先生定的是里面的包間,請隨我來。”

    上官云笑了笑,跟在服務小姐身后,她那浮夸的打扮總是迎來在坐顧客的目光,有些不自在。

    到了一間包房門口,服務小姐很禮貌的敲了敲房門,說:“陸先生,您等的人來了。”

    “讓他進來吧”

    服務小姐推開門,把上官云放進去后又輕輕帶上了門。

    上官云心里“咯噔”一聲,想不到遲到的是自己,在心里暗暗的抱怨都是薛林的錯,怎么不提前和自己說清顧。想來想去還是自己粗心大意,長著嘴巴不知道問。

    她正心虛著想要和對方說句對不起時,原本背對著她的男人轉過身來,上官云驚訝地瞪著雙眼,那神色像是要瞬間石化般。

    她萬萬沒想到薛林要相親的對象是陸少臣二十歲剛回國沒多久的侄子,只感覺這一切都不真實,她怎么可以這樣面對他,這可是她曾經愛過的人的親人。

    他臉上沒有絲毫驚訝,淡淡地說:“餓了吧先吃東西。”

    她看著桌上準備好的一切,心里堵得慌,半天才憋出幾個字:“怎么是你?”

    “其實我早就知道我媽給我介紹的人就是薛林,我也知道她肯定不會親自來,一定是你替她來,你們以前不都這么玩的嗎?”

    上官云不敢抬頭,不知道他看見自己那副樣子會是什么表情。

    大學時,隔三差五的就有那么幾個膽大的男生跑來找薛林,每次薛林礙于在男孩幫里的面子又不好拒絕,便只好讓上官云去替自己見面,這樣的事對她而言早就習以為常了,但沒想到畢業這么久了這個忙一直沒停幫過。

    “我先去下洗手間。”上官云一直低著頭,不敢看對方。

    一跑進洗手間,別人的目光就像是一道變幻莫測的微積分題目,她恨不得立馬找個地洞鉆進去。躲進小方格間的廁所就開始照著鏡子胡亂擦拭,還不忘把電話打給薛林,對方一接起電話就聽見有歡笑聲,上官云恨恨地問:“薛林,你在哪?”

    “和公司的小張她們在外面吃東西。”她說得理直氣壯,壓低聲音問:“你那邊怎么樣了?”

    上官云盡量讓自己平靜下來:“你知道你媽給你介紹的人是誰嗎?”

    “知道啊”

    “那你還叫我來。”

    “我媽就說也是我們學校的人,我又沒問什么就答應了。”

    上官云氣得直接把電話掛掉,繼續臉上的擦拭,只可惜那化妝品的料子太好,她弄了半天也沒怎么弄干凈。陸家成的電話不偏不倚的打了過來,她只好放棄臉上的事,先回去解決相親的問題。

    他表情溫雅依舊,淡淡地看著她,在他的目光下,她變得連呼吸都感覺困難,只好慢吞吞的說:“你,怎么不吃。”

    “我也不餓。”

    他是個很有修養的人,即便在上官云離開后變得意志頹敗了很長時間,但他依舊還是走出來了。這么多年過去,他的修養中又隱隱藏著幾分歷經世事的穩重和氣度。他看出了上官云的不自在,為了不讓她如此的為難,端著咖啡把目光轉向窗外,似乎是在很認真的欣賞著外面的風景。

    他和她就坐在落地窗前的餐桌上吃著飯,遠遠望去,像是一對極不相稱的情侶,鬧著別扭,都不和對方說話。

    從那久遠的記憶中回來,她至今還是那么無法忘懷,對他的愛還是無法抽離。可是既然是錯過的,那么只能算得上是一段無法抽離的錯愛。

    相親風波差不多過了一個多禮拜,寧辰也沒有回家的跡象,眼看月底很快就要來臨,她母親需要一筆錢投資一個項目得到父親的認可,這樣才能在上官家站穩腳跟。

    催款電話就在這幾天了,上官云心里亂得沒個譜,握著手機在陽臺上來來回回地走。

    逼不得已才把電話打給了寧辰,但對方似乎并沒把這件事放在心上,手機在桌上響了一遍又一遍,他也沒打算接。

    最后干脆直接把手機電板都掰掉,讓它再也無法響起,他是故意的,他知道很快就要月底了,正是她需要錢的時候。

    他與那些征戰商場的人不同,別人要贏,為了將一個又一個商業帝國踩在腳下,唯他只為讓上官云跪在自己面前求饒。也許他是有過野心的,但野心最終輸給了仇恨。

    忽然,他像是憶起了什么,把電板安裝好,快速的撥了回去:“你幫我織條圍巾,要深藍色的。”

    “嗯”她乖乖的回應他。

    “至于監獄里的人,我不會那么輕易讓他死的。”

    沒等她再說點什么,對方已經快速掐斷了電話,聽到這句話,上官云像是臨死的螞蟻拉到根救命稻草。

    </div>
推薦閱讀: 絕品神醫混都市 夜廷琛樂煙兒 鏗鏘玫瑰(gl) 首席的掌心至愛 真龍歸來葉無缺 南風沉醉的夜晚 逍遙小子霸都市陳陽 撿到一只將軍[古穿今] 太古吞噬訣 超凡貴族
排列五进30期走势